| 资源中心 | 课例中心 | 旧版网站 |

/Images/uploadfiles/20180329103417.swf
| 德育 | 高中 | 初中 | 小学 | 学前 | 职成 | 艺体 | 民族 | 教育规划 | 初中地理 |

 

一本书与一种人生态度

来源:发表时间:2014-6-23 13:01:10访问次数:606

          一本书与一种人生态度

   它不是名著,更不是经典。如今还能记得它的人,大约很少了。它是文革前17年中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一本名叫《文明地狱》的中篇小说,记忆中是1965年出版的,作者似乎叫石英。小说以天津的爱国资本家,抵羊(洋)牌毛线的创始人孙培卿(书中叫宋裴卿)为原型,描写资本家对工人的压迫。之所以起名《文明地狱》是因为作者(所代表的意识形态)认定,这个信仰基督的资本家,表面上对工人很好,很文明,而实质上,他的工厂却是人间地狱。

  这是我在文革前夕看的最后一本出生于“17的小说,也是我这一辈子唯一一本跟人借来却莫名其妙弄丢了的书。因买不到同样的书赔偿,我曾打算用另一本书赔给同学。但她很大度地不肯要我赔。

  之所以记住这本书,不是因为小说的语言或故事情节有什么特别的魅力,书中所有人物——除了宋裴卿这个名字外——和与其它描写工人运动的小说大同小异的故事情节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唯一让我记住并影响我一生的,是小说中的一个细节:信仰基督的宋裴卿要求工人在厂方供膳的食堂用餐时,必须先集体朗诵感谢上帝,赐我一餐……阿门!的赞美诗后,方可就餐。这种宗教仪式让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的我,感到十分荒诞因而印象深刻。只是因为时间久远,宋裴卿要求工人朗诵的赞美诗我只记得这两句了。奇怪的是工人们发泄心中不满自编的什么上帝,全是扯蛋,我们吃的,自己血汗,没有我们,你们完蛋我却至今没忘。也许,因为它与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的豪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缘故吧。

  那年,我读初一。没到暑假,文革就开始了。在满大街的商铺排门和墙壁全都漆成鲜红色,全民大跳字舞,每天都要对着毛主席像挥着毛主席语录早请示,晚汇报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小说中的这个细节。在放学的路上,我对那个借书给我的同学说,这个早请示,晚汇报好像不对头呀?什么叫请示?不就是有什么事我们理解不了或解决不了时,向父母老师或上级当面请教,以获得他的指导吗?什么叫汇报?不就是做了父母老师或上级布置给我们的工作,去向他报告完成情况吗?我们这么朝着毛主席像挥语录,嘴里喊着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倒有些像《文明地狱》中工人吃饭前……同学不等我说完,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前后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说,你找死呀?!这可是反革命话!被人听见报告了,你会被抓起来枪毙的!你难道不知道人家大扫除不小心戳破了毛主席像,还被作为现行反革命判了十年?!你把毛主席比喻成上帝,这性质可比他不知严重多少倍呢!快别再胡说了!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直到今天我都庆幸,幸亏我的这位同学阶级觉悟不高,更非落井下石之人。如果她像别人一样,出于革命义愤去举报我,我的人生也许就彻底改写了。很可能糊里糊涂丢了小命还不知怎么丢的——我也紧张起来,再不敢在人前说这个话题。学校已经不再上课。我也和其他同学一起,加入到在公共汽车上带着乘客读毛主席语录,说革命的就读,不革命的滚他妈的蛋之类话的行列,心里的疑问却始终存在,并且越来越大,以至终于脱离革命队伍,成了逍遥派

如果没有这个在小说中是被讥讽和批判的细节作为对照,很难说,我的质疑还要经历多少荒诞才会产生?也许,连质疑都未来得及产生,头脑就被彻底格式化,成了狂热的三种人也未可知。想来,还真让人后怕。

(转自《常州日报》)

 

版权所有 哈尔滨市教育研究院 Copyright 2009-2014 hrb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哈尔滨市教育研究院电教信息部 黑ICP备12001905号